币安合约:先割一半再说


币安JEX在《关于9月25日凌晨Binance JEX异常价格的申明》中称,9月25日夜间币安JEX平台BTC合约产品出现最低4000 USDT的成交价格,该笔“卖出委托为异常委托,”因此“决定暂时隐藏该笔异常委托在K线图上的显示”。

对于隐藏K线,官方在微博给出了创造性解释,K线优化本质是为了让用户看着更舒服。币安JEX不仅承认了修改K线,还言之凿凿地称插针做多的人都爆赚,且没有人因此而受损。期货合约是零和游戏,有买必有卖,有盈必有亏,自相矛盾的官方回应实在站不住脚。


当然,这已经不是币安合约第一次“优化K线”了。9月16日币安出现第二次插针行情时,官方也曾私自抹去了部分合约K线,阴影针不见了,币价最低点由原始的9555 USDT变成了10116 USDT,平台抹去近600 U的差价。

随意篡改数据,试图瞒天过海,币安合约营造着“无惧插针”良好风控的的假象,币安合约交易深度的缺陷也浮出水面。
据了解,币安合约A平台流动性不足,合约B JEX平台系统也惨遭诟病。前靠抄袭,后靠收购,没有过硬的技术为依托,加上对插针提前爆仓的忌惮令很多合约用户望而却步。
尽管如此,在缺乏合约用户基础的前提下,何一坚称,“目前币安两个合约平台的用户增长看,速度非常惊人,每天基本都有100%的增长”;赵长鹏也在第7次AMA中说,“币安合约的比特币交易量已经达到和币安现货市场比特币交易量旗鼓相当的地步”,并且在两次大的市场波动行情里,“产品表现强劲,交易量迅速上扬”。

10月8日,赵长鹏推特宣布币安取得比特币期货交易量“排名第四”的“好成绩”。何一也转发该消息,称其是用产品说话,做到“实实在在”的第四。



据链塔智库9月初发布的《数字资产合约研究报告》显示,OKEx、BitMex和火币占据了80%以上的合约市场,BitMex 和OKEx 的永续BTC合约持仓量分别为近10亿美元和超7.5亿美元。
但在赵长鹏所引据的这家分析平台中,却并没有找到OKEx的身影。要知道,依据可查的具体数据,OKEx的BTC永续合约交易在今年4月2日时单日交易量一度达到13亿美元。
而从skew数据上看,截至10月12日,币安过去24小时比特币期货交易量为3.8亿美元。凤凰网区块链发现,JEX在被币安收购前,其官方对外数据平台用户70万,日交易额就有5亿美元左右,币安合约甚至不如收购前JEX单平台的数据。

经查,“skew”是一家加密货币数据分析初创公司,在圈内没有任何知名度和影响力,8月末才以92000美元收购新官网域名skew.com,9月底完成20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据说与其新域名有关。有意思的是,skew意为“歪曲、不公允”,也为币安合约这张成绩单平添了些戏剧性色彩。
尾声
今年5月,币安交易所由于盗币等安全问题已被某评级机构下调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反观币安价值观的倒塌,也许始于其7月毫无契约精神地更改了销毁规则,私自修改白皮书,也许始于创始人在关键问题上屡次信口开河,但确是在合约业务上彻底沦陷。
根据区块律动 BlockBeats的爆料,2018年底,同出身于OK的陈欣在上线合约平台JEX后,币安的收购之路就已经开始了。2019年9月2日,在确认火币签字退出 JEX 股权后,币安才将其正式收入囊中。
半年前,何一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明确表态:币安尽可能不涉足涉嫌非法的业务,诸如发币充值和期货、杠杆等。“尽可能”在如今看来,大概就是币安为合约业务的势在必行留有的余地吧。

创业难,守成难,知难不难。币安如若还不正视这些问题,境况只会越来越糟,毕竟这是个前有猛虎后有追兵的残酷战场。合约业务需要硬功夫,再靠花式营销和时运上位已经不灵了。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