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安官微被封,让何一得了被害妄想症?

看见群里说币安官微被封了。按说起来,一个交易所的微博被炸号了,没啥大不了。炸号说明在某些方面违反相关规定或者触动的某些话题,炸就炸呗,没啥大不了的。
一个简简单单的事情,却让币安何一给复杂化。炸号了就是别人的责任,炸号了就是友商用的下三滥手段,炸号了就是水军……,真是满脑子的臆想与幻想。



你要说,满脑子的臆想与幻想,那是因为何技师出身的原因(电视台主持人)也就罢了。问题是还有人类精神专家无法解决的一个病症:被害妄想症。
你想啊,一些自媒体揭露币安涉嫌诈骗、传销,勾结外人收割国内用户,总是一句:“友商买黑稿”打发吃瓜群众了。
2018年李笑来的录音门事件说币安是骗子交易所。何技师回怼:骗子看谁也像骗子。
按照这个逻辑,是不是买黑稿的看谁也像买黑稿的?是不是雇佣水军的看谁也像水军?是不是投诉举报的看谁也像投诉举报的?
曾经,很多交易所都一句名言:我们不作恶。喊得最响的只有币安和b1,b1在这里不提他了,这里就说说币安。
我觉得啊,目前来说监管对数字资产交易、存放、投资、OTC还不够完善,所以任何一家交易所多多少少的都一些黑历史也正常。
例如OK的徐护士,火币的海带丝,比特儿的大本营,但人家喊口号:我们不作恶喊的不是那么理直气壮,更多的时候是在闷头割韭菜,赚钱才是最重要的。
一个天天高喊:“我们不做恶”的交易所本质上就是从背后来做,这样来形容币安的这两口子最恰当不过。
既然不做恶,那为什么在2017年被日本驱逐?然后到了马耳他,再然后被马耳他驱逐?然后到了百慕大,然后还是不受待见?再最后去了乌干达发大姨妈巾?你看看吧,何一这妹子的脑回路果然清奇。
在2017年9月至2019年11月,25个月的时间里,币安每个国家只平均待6个月,被驱逐的到处流浪,这又是为什么呢?大家心里都清楚吧!既然你不作恶、合规、有良心,那为什么连续4个国家都不待见你呢?如果有1个或者两个不待见你,可能是他们自身的问题,认知不够或者思维保守之类的原因。连续4个国家不待见你,是不是人家知道你的底细?
既然你不作恶、合规、有良心,怎么黑客老盯着你不放呢?去年被盗,今年被入侵,过不几天要维护,过不几天又禁止充提,再过几天又想回滚交易?这就有意思了!在2017年到2019年,排名前50的交易所从未或者很少发生这种破事,怎么就你币安事多?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慢慢品味吧。
币安被盗这事发生的概率如此频繁的原因,归根结底,这两口子的参与的那点破事别人掌握的一清二楚。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