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币安

弗洛伊德曾说过:“性是最容易失控的一种欲望。”币圈交易所币安,就企图利用这种容易让人上瘾失控的力量,去吸引、拉拢、留住用户,不过却因段位太低,引来众多网友口诛笔伐。

币安的做法涉黄低俗营销,违反了最新发布的《网络信息生态治理规定》,该条文明确禁止在互联网上发布“带有性暗示、性挑逗等易使人产生性联想的”内容。

性感成为销售工具,币安刻意物化女性

去年年底因违反法规,币安官方微博和创始人何一微博接连被封,币安上海办公室人去楼空。币安陷入发展的低迷期。 美人计被视为最后一根稻草。何一微博重启后便迅速发布了一条招聘启事,言称:“小阿姨招聘是认真的。标准是美、胸大,做过网络主播,00后尤佳人。” 何一的魔抓首先伸向了那些没有工作经验初入社会的应届生。



大部分人都无法容忍币安物化女性的行为,人必须先学会尊重自己。





币安力图转移注意力,出卖员工以自保

币安出卖员工与创始人目光短浅、习惯走捷径紧密相连。众所周知2月19日币安连续暂停交易7个小时,随后比特币在短时间内暴跌900美元,投资人损失惨重,怒气难平,宝二爷甚至怀疑币安在故意操纵币价。因此币安精心策划了员工性感照片暴露事件,以转移投资人目前,币安宕机问题不了了之。



这类移花接木的事件不是孤例。2018年7月,币安遭遇黑客攻击,被盗7000个比特币,随后又逢用户KYC信息泄露事件,币安负面缠身,此时币安借机宣布开通支付宝、微信购买比特币通道,巧妙的用新闻掩盖掉负面影响。



但币安做法治标不治本,即使大家已经不再关注币安产品技术薄弱、用户信息泄露、黑客攻击、抄袭代码扥问题,但它们依然存在,随时有可能再次爆炸。



价值观扭曲,失信者币安还能走多远?

性感营销事件只是币安价值观扭曲的一个缩影。在币安成立短短的三年时间里,接连失信于投资方、项目方、股东和用户,不断侵蚀着自己的立身之本。

失信于投资方红杉资本。2017年底,币安与红杉资本谈妥了A轮融资的条款,并签订“排他”协议,结果币安单方面违约,为了谋取更多利益,主动搭上IDG等资本方,抛弃了与红杉资本的合作承诺。不仅如此,币安实施了对红杉资本的报复行动,币安创始人赵长鹏直言:“凡是与红杉资本有着直接或间接关系的项目,在不久的将来,都会被清除出币安”。币安的一意孤行可以说彻底惹怒了红杉资本,双方最终不欢而散。





失信于项目方。2019年4月15日,币安仅凭创始人的喜好下架了BSV,造成BSV大跌,给BSV社群、持有者、信仰者带来了极大冲击,币安上币程序专业度引质疑。



失信于股东。2019年7月,LinkVC的张力向币安索要曾承诺的千分之一的代币,因其曾作为币安1c0白皮书上的一员,作为顾问给币安站台。然而,何一却拒绝承认此事,并傲慢的扬言:有合同吗,可以走法律程序。据悉,被失信的股东除了张力外,还有火币联合创始人杜均。





股东张力微信群追讨投资款



失信于员工和用户。2019年7月12日,币安更改BNB回购方案,由“从二级市场上回购BNB”方案改成从币安团队手中锁仓的8000万个BNB来“回购销毁”。创始人实现变相套现。而BNB失去了主要增长动力,用户利益受损,员工本该得到的BNB也被公司“牺牲”掉了。



如此不诚信的公司,很难让人相信他会为用户带来长期、稳定、专业的服务,任何一家理性的公司也不会选择这样的币安作为合作方。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